首页 > 医药 > 临床

地塞米松对复方亚甲兰止痛剂临床效果的影响观察

作者:张波 安洪达 贾瑞刚 郭媛媛 毛宽荣

【摘要】  目的:观察地塞米松对复方亚甲兰止痛剂临床效果的影响。方法:将100例多发混合痔术后患者,分为增加地塞米松局封的观察组和使用传统复方亚甲兰止痛剂的对照组,对其并发症和长效止痛的情况进行对比观察。结果:观察组在出现术后反跳痛、创缘水肿、皮桥融合出现方面明显少于对照组(P<0.05)。而两组的长效止痛效果没有显著性差异。结论:在复方亚甲兰长效剂中添加地塞米松是一种降低亚甲兰局部注射不良反应的有效方法。

【关键词】  亚甲兰 地塞米松 痔

Observation of influence of dexamethasone on the clinical effect of longacting methylene blue compound

Abstract  Objective:To investigate the analgesic effect of longacting methylene blue compound plus dexamethasone. Methods: One hundred patients were injected subcutaneously longacting methylene blue compound plus dexamethasone (the experimental group) or only methylene blue compound (the control group) after operation for mixed hemorrhoids. The clinical effect and complications were recorded. Results: Less pain after operation, less wound edge edema and fused skin bridge was found in the experimental group than in the control group(P<0.05).But there was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longacting analgesic effect between the two groups. Conclusion: Adding dexamenthssone is a valid method to reduce the side effect of longacting methylene blue compound regionally injected.

Key words  Methylene blue;Dexamenthssone;Mixed hemorrhoids

复方亚甲兰止痛剂局部封闭是肛肠术后常用的镇痛手段之一,其镇痛效果明确,得到临床广泛应用,也是我院术后常规镇痛方式。然而在其使用过程中,我们发现复方亚甲兰止痛剂局部封闭存在术后反跳痛、创缘水肿、皮桥融合等不良情况,此外有报道还会引起肌肉坏死、毒性反应[1~3]。我院2006年10月至2007年3月间,对收治的100例混合痔患者中,45例术后使用增加地塞米松5 mg的复方亚甲兰止痛剂局部封闭和55例使用常规复方亚甲兰止痛剂局部封闭进行临床对比观察。结果报告如下。

1  资  料

1.1  一般资料:入选标准为多发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患者(痔核数≥3个)。分成两组。观察组45例,男19例,女26例,年龄21~79岁,平均(42.98±13.86)岁;病程3 d至30年,平均(6.79±7.46)年。对照组55例,男29例,女26例,年龄19~71岁,平均(39.60±11.61)岁;病程3 d至40年,平均(4.86±7.41)年。两组一般条件之间无显著性差异(P>0.05)。

1.2  药物:观察组在对照组使用药物(0.75%布比卡因5 mL+2%利多卡因5 mL+亚甲兰2 mL)的基础上加地塞米松5 mg。

2  方  法

2.1  观察组和对照组均在鞍麻下行外剥内扎术后对创缘皮下进行局部封闭。将药液从手术放射状切口的远端入针,注射药液约0.3 mL,沿切口两缘潜行入针,回抽无血后,在上口两缘皮下注射少量药液。若两切口间肛缘的皮桥的宽度较大时,可在皮桥肛缘处点状注射少许药液。

2.2  观察两组患者在术后反跳痛、创缘水肿、皮桥融合以及长效止痛的情况,记录阳性率。术后6~8 h出现烧灼样疼痛计为反跳痛阳性;术后1~3 d,创缘出现水肿计为水肿阳性;术后7~9 d,皮桥较术后遗留减少1/3甚至消失者,记为皮桥融合阳性;术后至痊愈期间,未使用止痛剂(包括口服和肌注)治疗的计为长效止痛阳性。

3  结  果

经临床术后观察,两组患者在术后反跳痛、创缘水肿、皮桥融合的阳性情况如表1所示,经u检验,观察组在出现术后反跳痛、创缘水肿、皮桥融合出现方面明显少于对照组,在术后反跳痛方面尤为突出。而两组的长效止痛效果没有显著性差异。表1  两组术后观察阳性率比较

4  讨  论

由于部位的特殊性,肛肠手术创面多采取开放式。然而肛周局部神经丰富,痛觉敏感,本身术后疼痛都较为严重,此外术后开放创面受到排便、活动、换药和炎症、水肿、肌肉痉挛的刺激,其疼痛更加持久。亚甲兰作为肛肠科常用的长效止痛剂之一,在临床上已经得到公认[3~6]。

注射亚甲兰后6~8 h,会出现烧灼样疼痛,其原因是末梢神经先受刺激,继而神经髓鞘受损引起。患者多难以忍受,故常配以布比卡因消除亚甲兰刺激局部组织而产生的灼痛,同时加用利多卡因弥补布比卡因起效缓慢的不足[3]。然而据我院观察,即便这样,80%的患者仍会感觉到烧灼痛,虽然可以忍受,但加上肛门止血纱布填塞引起的憋胀,仍会使患者感觉较为痛苦。此外亚甲兰注射过深容易造成中毒反应和组织坏死,因此普遍的共识是亚甲兰注射宜浅,浓度宜低[4,5]。然而低浓度的亚甲兰注射液其长效止痛效果不佳[7],为了加强止痛效果,局部注射药液过多过浅,又容易产生水肿和皮赘,且消退缓慢[3]。在亚甲兰注射24 h后,显效镜下观察注药的局部组织,可发现皮下出血、水肿,有散在的细胞变性和坏死,个别病例皮肤可出现点状坏死或肛门水肿[8]。根据我们的观察局部注射亚甲兰也会增加皮桥融合几率。

地塞米松属于糖皮质激素,超生理量下具有强大的抗炎作用,能对抗多种原因如物理、化学、生物、免疫等所引起的炎症。在炎症早期可以减轻渗出、水肿、毛细血管扩张、白细胞浸润及吞噬反应,从而改善红、肿、热、痛等症状[9]。因此在亚甲兰长效剂内加用地塞米松,可以很好的减低局部炎症的发生,从而降低反跳痛和术后早期的创缘水肿。在生理量下地塞米松可以促进淋巴和皮肤等的蛋白质分解,其半效期为36~54 h,半衰期300 min[9]。术后局封,有效期刚好覆盖创口炎症反应期[10],加强创伤后致伤因子和坏死组织的液化排出。防止局部炎症反应剧烈,造成的皮桥损伤融合。

【参考文献】

1郭伶俐,赵 发,赵士鹏,等.亚甲兰用于肛门手术引起毒性反应3例报告.大肠肛门病外科杂志,2001,7(3):47.

2姜德海.复方亚甲兰注射之肛周组织坏死1例.大肠肛门病外科杂志,2005,11(2):157.

3俞宝典,孙 炼.复方亚甲兰长效止痛剂在肛周术后应用的对比观察.中国肛肠病杂志,1999,19(12):20.

4吴明克,沙叔威.长效止痛剂加扩肛术治疗肛裂200例临床观察.中国肛肠病杂志,2002,22(9):14.

5莫立显,宋林娅,林 毅,等.复方亚甲兰长效止痛剂用于肛肠病术后镇痛疗效观察.中国肛肠病杂志,2006,26(11):3839.

6费立升,孟贤芳,秦朝阳.复方亚甲兰注射加部分内括约肌切断术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中国肛肠病杂志,2004,24(6):2425.

7高春波,张俊萍,樊红兵.不同浓度亚甲兰混合液对痔切除术后止痛效果的观察.中国肛肠病杂志,2006,26(11):41.

8黄乃健.中国肛肠病学.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1996,404407.

9金有豫.药理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285289.
更多 >>
热门分类
推荐文章